“新预算”再弹“军事优势”老调
本文摘要:3月12日,美国国防部公布2020财年国防预算申请,总额高达7500亿美元,相比2019财年的7160亿美元上升约5%,延续了过去3年的增长势头。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的国防预算规模和结构看,美国正在用真金白银,维护其在大国军事竞争中的绝对优势地位。 以国防战略

“新预算”再弹“军事优势”老调

3月12日,美国国防部公布2020财年国防预算申请,总额高达7500亿美元,相比2019财年的7160亿美元上升约5%,延续了过去3年的增长势头。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的国防预算规模和结构看,美国正在用真金白银,维护其在大国军事竞争中的绝对优势地位。

以国防战略为牵引

随着美国重回大国战略竞争,其国防战略重心由反恐转向与俄罗斯等大国的军事竞争。美认为,未来战争将是与俄罗斯等大国的高技术高强度战争,不仅覆盖陆海空等传统作战域,还将在太空和网络空间展开,极大增加了战争的复杂性。对此,美军必须转变思维并加大投入,以应对前所未有的强大对手。在此背景下,美国2020财年国防预算继续增加支出,聚焦技术研发,强调“让美国军队再次伟大”。

根据特朗普政府提交的2020财年预算申请,美五角大楼将获得7180亿美元,包括5450亿美元基础国防开支预算、1640亿美元海外应急行动资金预算和90亿美元紧急资金预算,剩余320亿美元主要用于美国能源部核武器维护及其他开支。其中,为规避2011年《预算控制法》对基础预算的限制,美将980亿美元基础预算放到“海外应急基金”帽子里,利用制度漏洞,变相增加了基础预算额度。

从美各军种的预算支出看,陆军为1914亿美元、海军为2056亿美元、空军为2048亿美元,各军种预算经费趋于平衡。此外,美军将适度扩大部队规模,其现役部队员额将从2019财年的133.33万人增加到2020财年的133.95万人。不过,提高部队杀伤力仍是当前美军建设发展的重点,也是美军力建设的一贯思路。

优先投向四大领域

为加快提升美军整体实力,实现新版《国防战略》以“竞争、慑止、打赢”为核心的战略目标,美军新预算明确了国防资源投入的优先顺序,重点发展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新兴作战域、陆海空作战能力的现代化、人工智能和高超音速等技术创新以及维持战备等四大领域。

聚焦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新兴作战域。美军认为,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新兴领域是未来大国争夺战略制高点的关键领域。美军在2017年升格网络空间司令部之后,又于2018年公布2020年建成独立“太空军”的具体步骤。为提供支撑,美军在2020财年国防预算中,将141亿美元投向太空能力建设,相比2019财年预算增加10%,主要用于建立新太空部队,提高卫星通信能力、天基预警能力和航天发射能力等。在网络空间能力建设方面,美军计划投入96亿美元,相比2019财年预算增加15%,主要用于增强网络攻防能力并构建一个现代化的多云端网络系统,以提升网络空间整体作战能力。

以“多域作战”牵引陆海空作战能力现代化。美军认为,未来美军及其盟友将在陆地、海上、空中、太空和网络空间等领域共同作战。因此,在推动陆海空作战能力现代化的同时,必须考虑到跨域作战能力提升的问题。根据2020财年预算,美将继续增强第四代和第五代战机作战能力;海军作战舰艇数量计划增至335艘;陆军重点建设下一代战车、未来垂直起降飞机以及增强士兵近距离杀伤力。在“多域作战”方面,美军将投入310亿美元,主要用于加强陆基战略威慑,大力发展导弹预警系统、终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、定向能武器等。

加快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研发。近年来美国不断加快发展人工智能、高超音速、定向能等颠覆性技术,进一步巩固与对手之间的技术代差优势。美2020财年国防预算申请,愈加重视对这些高新技术的经费投入。如美计划为无人驾驶和自主技术申请37亿美元,以增加对抗环境下的杀伤力和机动自由,包括开发“进攻性无人水面舰艇”等;为高超音速技术申请26亿美元,包括在“常规快速打击”计划框架下发展机载、舰载和陆基高超音速武器系统;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申请9.27亿美元,通过联合人工智能中心和高级图像识别扩大美军事优势;为定向能技术申请2.35亿美元,采购多种类型激光器用于基地防御等。

大力维持各军种战备水平。2020财年美计划投入1248亿美元用于维持美军战备水平,以应对未来安全威胁。其中,陆军为装甲旅战斗队的关键训练和基础设施改进增加17亿美元;海军为维持和运用更具杀伤力的部队增加21亿美元的资金投入;空军为基地维修、承包商后勤支持等核心战备项目增加12亿美元的资金。同时,美将进一步加大对航空维修以及网络进攻/防御培训的经费投入。

内外掣肘阻力不小

美国这份“新预算”,不仅有特朗普提前为2020年大选向军工利益集团这一铁杆“票仓”抛橄榄枝的考虑,更是因应战略转型,进一步提升军事竞争优势,确保美国全球领导地位。然而,这一高额的国防开支引发国内外普遍质疑。

国内方面,美2020财年国防预算面临国会严重质疑。目前,国会对海外应急行动预算激增提出异议。美1640亿美元的海外应急行动预算几乎是2019财年的2.4倍,其中980亿美元名义上是海外作战行动开支,实际上却是变相增加基础预算,由此被国会视为公然嘲弄联邦预算程序甚至有违宪之嫌。正如众议员科勒表态称,与大多数的总统预算案相比,这个预算太不现实,国会不会接受。若国会和华府在今年秋季政府资金用尽时,仍未能达成一致,恐将再次触发停摆危机。

国际方面,美国高额国防预算引起国际社会强烈不满。美2020财年计划削减对“欧洲威慑计划”的经费投入,以让北约盟友担负更多防务费用。同时,根据特朗普近来的设计方案,盟友除担负美军部署的全部支出外,还要额外增加50%的“会员费”。此举无疑将遭到盟友的强烈反对,进一步加深双方之间的分歧和矛盾。而且,预算案将军费开支增至7500亿美元,超过全球军费支出排名前十位其他国家的总和,恐将导致军备竞赛加剧,破坏地区乃至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。(童真 梁晨)